咸鱼阿吉

沉迷扩列,QQ为ID号,这里阿吉请多多指教

《片刻救赎》 配对:恶魔!Credence/神父!Graves

。La:

配对:恶魔!Credence/神父!Graves


分级:Nc-17;


警告:斜线代表攻受,一切不属于我。


+


他快不记得Graves是什么模样了,记忆中隐隐约约呈出一个轮廓,应当是个相当好看的男人,不然可不会让自己现在还记得。


 


Credence将身体蜷缩在长凳一角,阳光透过教堂花窗落在地面,堪堪擦过衣角却没能碰在躯壳,男孩将自己挪的更远些,不让丁点光接触。来往人群将惊异目光落在这消瘦男孩身上,最终只是将其当做一个孤僻怪人,Credence喜欢这样,不要再被别人注意到了。想起这个,他深深打了个寒颤,并极为缓慢抬起手摸向后颈,刺痛仍黏着在那块儿肌肤上,像是从未消退,仍然清晰。


 


Graves如果站在这儿,应当也是这样一副模样,Credence望着远处神父向信徒们说这些无用经典,这样高尚而冷漠,像是真的把那些话放在心上一样。男孩不是一个好的上帝信徒,所以他胆敢在神父面前腹议不满,在黑发神父用那疑惑目光看向自己时,突然,他就想起Graves的模样了,发间参着些白发,还有那双漂亮眼睛,直直看着自己,带着些不可置信与惊乱。 


 


他极为狼狈的离开了教堂,上帝也许在神父眼中看到自己,用那骇人力量驱逐恶魔,但Credence才不相信这一套,他的上帝早就死了。


 


Percival Graves早就死了。


 


积雪埋没了教堂外的空旷土地,恶魔感觉不到冰冷,他跪匐在地面将脸颊深深埋入雪地,眼泪顺着面颊滑下几乎灼伤了他,最终落入雪中留下一个个透明痕迹,Credence发出呜咽,疼痛打心底儿向四肢蔓延,他太久未曾受到这般清晰的感觉,甚至没能听见教堂大门正重新敞开,有人正因为哭声而张望,那黑色身影在一片苍白中显得有些扎眼,雪花儿逐渐堆积在大衣上,恶魔还在哭泣。


 


Percival Graves应该死。


 


他是个坏人,他应该死。


 


Credence这样告诉自己。


 


+


九十年前。


 


“孩子,你要相信,上帝喜爱每一个人,即使你是特殊的哪一个。”男人嗓音仍带着情事后的沙哑与懒散,他赤裸着身体依靠着橱柜,正试图打开一瓶崭新威士忌,动作极为平常,那本圣经还搁置在桌面,丝毫没有一个神父应有模样。“上帝仍然在眷顾我,他让我看清现实——还是你认为,我像那些古板神父一样?只觉得你不是一个坚定的信徒?”


 


男孩坐在那张太过洁白的床上,除却体液留下的刺目痕迹,这房间装潢简直禁欲过分,他咬紧了唇瓣看着神父这副坦然模样,不禁深深吞咽。Credence几近快要怀疑究竟谁是那个蛊惑人的恶魔,是自己?还是他。恶魔看着对方走向自己,深红地毯衬着精致脚踝让Credence难以挪开目光。


 


他头一回想感谢上帝,让他的使者穿着一套严严实实的黑袍子,将这躯体包裹隐藏,只有恶魔才能看到神父的这一面。


 


“Mr.Graves?我——我从没那么觉得。”Credence讪讪回答道,但Graves正凑上前来,唇角带笑给予一个黏黏糊糊的亲吻将更多解释堵在喉头,他咬噬着男孩儿的唇瓣,在这空旷房间中发出颇为情色的水声,Credence仰着脖颈冲着对方飞快地眨眨眼,睫毛扫过脸颊令神父发出声不满轻哼。他的手掌落在恶魔的脸颊,亲热似情人,但那双眼中满是愉悦,像是看到Credence为一个亲吻便红透耳廓而找到乐子。


 


神父应当是个好人,却没有个温和性格,他锋芒毕露,并且及时行乐。


 


听人说,他以前不是这样的。Credence不在意这些,他太容易被满足,这些许温柔就已足够。男人将他推倒在床面,继而跨坐在男孩身上,一边高挑起眉头一边儿那更善于翻弄经典的手指点上胸口,Credence的目光跟随着指尖,随后颇为不知所措的抬起头。“先生?”


 


“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。”Graves可以停顿了一下,没再继续戏弄年轻人,继而摆出一副正经模样说道:“是什么让你被孤立,而又吸引我。是什么让你这样特殊。”


 


他舔弄着湿漉漉地唇瓣,刻意将声音放低而拉长,像是一种低吟。“而你一直不愿意告诉我,你不够坦诚,Credence。” 


 


Credence将对方这诱人模样尽收眼底,继而道:“那您是为什么找到我?因为在街头看到了我?这不是真的,先生。”


 


“我喜欢你,孩子,你那个时候站得离教堂那般远,却还是看向我,我看到了这双眼睛,然后那时,我感到自己喜欢上了这双眼睛。而事实告诉我,我并没有做错决定,你与我相当合适,Credence,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,你会是一个好的帮手。那么现在告诉我,你为什么出现在哪儿?你在哪里多久了。”


 


男孩探出手揽住神父脖颈,他们相拥在床上,Credence尽可能靠近对方借以讨到更多温暖,他轻轻亲吻着对方耳垂,Graves喜欢他这样做,每到这时都会发出类似呜咽的示弱声响,那块儿敏感肌肤被吻的粉红,Credence含糊并小声说道:“我在那里很久了,Mr.Graves,我想要信仰上帝,但是现在我想不需要了,您就在这儿。”


 


“恩——继续。”Graves放任一切举动,并眯起眼慵懒回应着,不晓得究竟是指话语还是动作。


 


“我不是特殊的哪一个,先生,我是最普通的那个。”那刹那,Credence清晰感到男人身体一僵,随即便重新放松下来,像是从未发生过那样。Graves微扬唇角轻笑出声,他给予Credence一个颇为动情的吻,即使搁置在情人之间也颇为深情,又说道:“你绝不会是普通人,Cre,至少在我身边,你不会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93)

  1. 咸鱼阿吉。La 转载了此文字